十二刻雋永 林嘉欣

十五歲的她比同齡少女行前了一大步,年紀輕輕夢想已啟航,但卻失掉了該有的慘綠少年期;十六、七歲風華正茂,偏偏遇著「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」的狀況,苦等四年雪藏滋味後重見天日。好了,第一大任先來,來個第一女主角,名成利就,再來第二大任,今次揹重飛,一世得當母親角色。人生總有十數個雋永一刻,經歷感動、心痛、喜悅、無助……身為明星亦大都如此。

art direction: Mockie Kongstyling: Polo & Elvatext: Meilian

photography: CK for SECRET 9makeup: Will Wonghair: Hin Wan for IL COLPO

1 童年時刻

十五歲離開家園前,她在加拿大出生及成長,打開家門就是一大片草原。或許林嘉欣(Karena)那種天然出塵的甜笑,就是這樣練成的。「慶幸童年在加拿大成長,不害怕接觸泥土、去露營可以赤腳、跳進湖裡就可以洗澡。」她說香港的小孩,哪怕少了一張消毒紙巾都覺不安,反倒自己從小到大都是「大菌食細菌」,並無不妥。

「我到元朗參加field trip,香港孩子都怕碰到泥,我就覺得泥而已,可以洗的嘛,又不是放入口。現在我跟女兒散步,她撿樹枝、蝸牛時,我都隨她。」兩女兒學足母親,最愛親近大自然。如今女兒的童年,亦接近當年母親的模式,「現在我們家選擇用一個低科技的方法養育孩子,家裡從不看電視,不玩iPad等電子產品,孩子都是看故事書,然後我們一起畫畫、做手作、陶瓷、做烘焙食物等等。」以上的活動讓兩女兒過得充實,實質更考已為人母的心思。

2 十五歲隻身往台

從加拿大到台灣,是Karena的人生轉折期。「對一個看不懂中文、不太懂說國語的我來說,在台灣的生活經歷了很大的文化差異。」她說外國人的說話方式比較直來直去,不會掩飾喜惡,她亦然。「待在台灣的八年,我對父母的根有了更深入認識,亦會明白中文的詩意在哪。比方說朱自清的《背影》,以前會覺得含蓄而抽象,後來竟會感動至落淚,直至現在也是。」

離開時十五、六歲,Karena說自己當時仍是「一舊飯」。「我很羨慕別人還可以相約小學同學聚會,我的朋友圈子裡沒有來自童年的朋友,因為我很早離開加拿大以及開始工作,由少女一下子跳進了大人的世界。」人在異鄉,她嫌當時長途電話費貴,只好用傳真及寄信方式跟家人聯繫。「以前的通訊模式有它的浪漫,有種時間性讓人期待對方的回覆。現在不同,甚麼都要即時性。」在她的細胞中,確是有種古典情懷長存。

3 雪藏的四年

往台灣,本想發光發熱,誰料美麗的演藝版圖還未開始,已被雪藏四年時間。Karena提及雪藏一刻是打擊,亦是得著。「當然會覺得時間過得很慢,但直到二十三歲到香港發展,我變得很踏實。試想想,如果一個十七歲的女孩擁有了一切,她不會珍惜。正因為你本該認為擁有一切但卻一無所有時,那反倒是一個得著。」來到香港,她很清晰自己想要甚麼,對自我認識也多了。她更說:「Nothing in life is wasted,生命中該發生的事總有它的原因、timing以及緣份。」因此她從不覺得那四年是浪費掉。

4 無恨時

少女時的Karena曾簽給經理人張洪量,雪藏她的人亦是當年的伯樂。「他是我恩人,因為是他帶我入行,同時令我有很大挫敗感,但我依然很感激他。」對他,現在還有恨嗎?「沒有!我亦教我女兒,我們家不可以出現“hate”這個字眼,“hate”是一個很重的字,你可以說dislike,但千萬不要說“hate”。」

她這樣教女兒,同時教自己,所以活到現在,沒有一個人是她所恨的。「凡事其實有很多面,一剎那的恨只因那件事對你不利,但退後一步想,事情弄到有恨的地步,當中自己又有沒有錯?」

 

回頂頁

image

image



 
關於我們 | 豁免條款 | 職位空缺 | 聯絡我們
Copyright © 2017 JESSICACODE Ltd.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