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REWELL TO THE GOOD OLD DAYS

雖然親愛的Forrest Gump曾說:「你得在向前走之前放下過去。」,

但若果過去的東西太珍貴以及美好,能不能在向前走之時,隨行一份
過去當做back up?

我們都是貪新戀舊的人,難免對舊事抱有一種難捨的情懷。

當年打側手翻、唱著「現在我未成年,讓我膚淺」的兩個少女早已成年,

那個在小時候五蚊叉燒當零食的蔡卓妍(Sa)如今亦告別了膚淺。

而立之年後,學懂懷緬之餘還昂首闊步向前走,這就是阿Sa心境上的成熟。

art direction: Mockie Kongstyling: Lau Aimann, Elvatext: Meilian

photography: KAONmakeup: Natalie Soo.Ki for ND&CO.hair: KateShek for HAIR CULTURE

special thanks to ALUMINIUM for providing the awesome stool

感觸於變遷

在九月拍攝封面的時候,阿Sa忙得不可開交,內地香港兩邊走,乘機次數可比空姐。十一月上演的《大茶飯》快將上映,她滔滔不絕地談到戲中角色。「我演的角色是一個茶餐廳太子女,從小到大沒甚麼社會工作經驗,一直受爸爸保護,是個甚麼都不懂、又沒怎樣見過世面的女孩。直到爸爸病了,我需要接手茶餐廳,那時才知道這個世界搵食是如此艱難。」搵食雖艱難,然而阿Sa擔起是次女角,又笑言不太難掌握。

阿Sa稱《大茶飯》跟一貫港產古惑仔電影有莫大分別。「以前的江湖片比較多打鬥,這一套則接近描述香港情懷。它說的是一個社會的轉變,導致一些黑幫人士需要改變他們的求生技倆。每個不同階層在社會變遷底下,他們是如何生存。」不知從何時起,我們一眾香港人迷戀般回憶香港情懷,六十年代的人說八十年代的輝煌生活,八十年代出生的則談九十年代的青春渾事。阿Sa謂:「我懷念的香港情懷實在太多!」她續說:「記得數星期前跟朋友出海,回程之時於維多利亞港見到一個很美麗的日落。看到這美景之時,同時看到香港變遷的速度,我跟身邊的朋友都不禁慨嘆。在小時候曾經多麼熟悉的建築物,如今整個畫片都不再熟悉了,有點面目全非。」

當了明星後,阿Sa仍舊愛吃茶餐廳、愛香港的街頭小食。還說不久前在旺角買了三串街邊小食,對方收她七十五元,隨即大呼好貴。「我覺得沒特意收貴我,只是香港鋪租太貴喇!以前孩童年代沒甚麼零食,叉燒其實算得上是我的零食。當時買五蚊叉燒就有一大包,可以一邊逛街一邊吃,現在如果你想買廿蚊叉燒的話,基本上沒人肯斬給你。」的確,或許十數年後,香港已經沒有茶餐廳,只剩下一間間連鎖快餐店。

那些純真仰慕

新戲跟黃又南以及黃秋生做對手戲,三人間有點微妙的三角關係,但阿Sa說跟秋生哥之間的不是愛情。現實中的蔡卓妍對於戀愛世界中的複雜關係,從來都不拖泥帶水。「我是一個很直接的人,如果對一個男生有意思,會跟對方保持聯絡,以及保持一個友好的關係。如果面對一個沒有興趣的男生,通常我會變了一個男人。因為我不想煩啊,寧願將彼此的關係化為好兄弟一般。如果他再進一步,例如說:『我有話跟你說。』,我會搶先對方一步說:『你千萬不要說。』有些人會試試看,並覺得之後可能會變呢,我則是比較斬釘截鐵的。」

 

回頂頁

image

image



 
關於我們 | 豁免條款 | 職位空缺 | 聯絡我們
Copyright © 2017 JESSICACODE Ltd.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